向阳有声

虽然会不断喜欢上新的哥哥
但是只要爱过就不会忘记
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楚路】脱轨01

*时间线为明妃救出师兄

*龙四不在手上仅凭印象写可能有bug

*欢迎捉虫

*给 @CK雨生百谷 的画的回礼,结果越写越长挖了个大坑
 
*考前作死,下次更新大概考后

*顺便我打了两个多小时为什么还是这么短小……

 

 当漫长的阴雨天结束,阳光终于在一个早晨穿透云层,照耀着整片大地。 

  路明非在病房里打了一个多星期的游戏,终于有机会让伊莎贝尔用轮椅推着他在校内走一走。

  微风带着雨后的湿润和五月的花香拂过面颊,路明非穿着蓝白相间的病人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伊莎贝尔一身白色连衣裙,踩着高跟鞋推着他在满是落叶和花瓣的校道走着,每一步都会发出清脆的声响。路明非心中忽然有些触动,扭头去看伊丽莎白的模样,得到了女孩一个温柔的微笑。

  人生还真是奇妙。
 
  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能像一个凯旋归来的英雄,有无数的赞誉和欢呼,还有温柔美丽的姑娘任劳任怨的照顾他。

  路明非沉浸在这一刻安详的气氛中,放空脑袋不再想那些些乱七八糟的事。

  忽然伊莎贝尔停住了,他听见姑娘对着前方喊了声“师兄好”。路明非连忙抬起头,只见前方不远处的樱花树下,正是刚执行完任务回来还背着背包的楚子航。

  隔着花幕,路明非看不太清楚子航的表情,只跟着连忙喊了声师兄。就见到楚子航向他走了过来,冲伊莎贝尔点点头,说:“去忙别的吧,你们主席就交给我。”

  北冰洋事件后谁不知道楚子航和路明非的生死因缘,伊莎贝尔也因此放心的把轮椅交给了学生会素来敌对的狮心会会长楚子航,离开前还叮嘱了一声:“半个小时后记得送回病房。”

  这话说的仿佛路明非的老妈一样,楚子航郑重地点点头,接过了轮椅。

  接下来伊莎贝尔离开,只剩楚子航和路明非在路上继续慢悠悠地走着。两人一直沉默,路明非觉得气氛太尴尬,就随口拉了个话题问他:“师兄你这才九死一生回来,执行部又给你派任务啊。"

  “只是一个火灾事件而已,恰巧就在附近我就主动申请去了,休假期连上暑假还有三个月才结束。”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对比之下,路明非一声哀嚎,“我伤得比师兄你还重诶,但学生会完全没有要给我休假的意思!文件放地上都快比床高了他们还在往里面送!”

  楚子航低头看路明非因为幽怨瘪下来的脸,毫不留情地揭穿了真相:“你的工作应该只是签字吧,伊莎贝尔当你的助理真的挺辛苦。”

  路明非一时语塞,随即又挥舞着双臂喊起来:“那么多文件就是签字也很累啊!”

  “学校之前遭遇入侵,财物毁坏比较严重,还有大量文件泄露,学生会难免事多。”楚子航说。

  “我现在才感觉到老大的不容易啊,但是现在他卸任了,吃香喝辣左拥右抱!卧槽我现在心理超级不平衡!”路明非继续嚷嚷。

  伊莎贝尔一走,他就像是扔掉了偶像包袱,又开始像个傻逼似的开始不停抱怨喊叫,哪怕他现在是个有着无数迷妹的超级英雄,但在对他知根知底的楚子航面前,他也不必要不好意思。

  楚子航听着他滔滔不绝的抱怨,慢慢推他到路尽头,然后停下来询问他:“现在往回走?”

  路明非一下安静下来,才想起来自己居然让狮心会会长推着自己走了一路,连忙摆手:“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滚着轮子回去就行,师兄你事多不用非来照顾我。”

  楚子航没接这话,只是有些突兀的,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将手放在路明非头上,轻轻揉了揉。

  还不等路明非反应过来,他就放下了手,推着轮椅调转了方向,继续慢悠悠地向前走。

  路明非还有些愣,脸上忽然显示出慌张的神情,他伸手抓住楚子航的手腕,一副不知从何说起的模样:“师兄,头可断,血可流,你可千万别再动手了。这发型他们给我弄了好几天,乱了伊莎贝尔他们又要说我。”

  楚子航被握住的手腕有些莫名的灼热,仿佛那天夜里路明非拉住他时的感觉。

  楚子航点点头,回了一声:“抱歉。”

  于是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其实这些天,楚子航一直在接受校董会的调查,前天才正式被放出来,之后又接了个任务,今天才算清闲下来。他本想来见路明非,对他说些什么,却有些欲言又止的开不了口。

  一句谢谢根本不足以抵消路明非付出的代价,楚子航心里隐约有这么个念头。而且,他又低头去看目光呆滞显然已经神游天外的路明非,觉得并不适合对这个状态的路明非开口,似乎这个时候挑破,只会令两人尴尬。

  但其实路明非已经处在一种很尴尬的状态了,先不提灵魂全给了路鸣泽,诺诺恺撒下个月结婚这样的大事,就是校报和守夜人论坛上的东西就足以让他看见楚子航就各种不自在。

  他对于救出楚子航这件事情到现在都恍恍惚惚,连细节都记不太清了,然而校报和守夜人论坛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这件事,写文章的人仿佛人就在现场各种添油加醋的“还原”了事情的真相。

  什么楚子航危在旦夕,路明非挺身而出护在楚子航身前,用他的黄金瞳震慑住龙王,然后楚子航为爱再次暴起,四度暴血打败龙王,抱着路明非凯旋归来。又或者是路明非拉风的进了尼伯龙根,一招言灵打趴龙王,昏迷过去被楚子航抱回来。

  各种各样的版本,但毫无例外都gay里gay气的让路明非惊出一身冷汗,万一被楚子航看到了,为了维护他的贞操路明非肯定小命不保。而且狮心会的人现在看他眼神也十分暧昧,一副“别说了我们都懂”的模样,俨然将他当成了自家人。甚至守夜人论坛还开辟了楚路专区,各种八一八和同人文满天飞,导致路明非看见楚子航就想起那些东西,甚至错觉般感受到了姑娘们在文章写得“若有若无的暧昧”的氛围。

  路明非望着天,悠悠一声长叹,心想自己这么大还没和姑娘谈过恋爱,却在别人的笔下和一个糙汉谈了各种各样的恋爱,越发觉得世事无常。

  就在这“若有若的暧昧”中,两人终于回了诊疗室,楚子航又坚持要把他推到病房里。

  “要到床上躺着吗?”

  路明非想了想,觉得一会儿楚子航走了他可以继续在床上追新番,就点了点头。于是楚子航弯下了腰,右手手臂在路明非的双腿下穿过,左手扶住了他的背,然后起身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路明非:“???!!!”

  不管路明非愕然的表情,楚子航依旧瘫着一张脸公主抱着路明非,将他放在了床上,末了还贴心的为路明非掖了掖被子。随后自己找了个板凳搬到床头坐下,看起来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好一会儿路明非才颤颤巍巍地开了口:“师兄你把我从尼伯龙根带出来不会也是这样吧?”

  “抱着吗?”楚子航正找了个苹果要削,随口回到,“那个时候你把我手攥得很死,他们拉不开,我只能这样抱着你走。”

  路明非心中一沉,转而疯狂在心里呐喊: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饥不择食连师兄都敢下手的人?!搞半天是我才是缠着人家不放手的那个吗?!卧槽我的形象啊啊啊为什么我会像琼瑶剧里的女主角一样拉着人家手不放啊?!!

  担心中吐槽归吐槽,路明非表面上还是一副沉稳的不为外物所动的样子,仿佛刚才只是随口一问罢了。他顺手从枕头下面掏出平板,佯装不在乎的询问:“师兄你介意我玩会儿吗?忙的话其实可以走不用顾忌我。”

  这话差不多算逐客令了,楚子航却一副没听懂的样子,端坐在凳子上佁然不动,只是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劲爆。

  “你要不要看看守夜人论坛,上面很多我们的事情。”

  路明非僵住,正打断点开新番的手陡然一停,他干笑一声,电光火石之间他决定装傻。

  “哎呀我好久没登了,不过应该就是些对尼伯龙根的猜测贴吧。”

  “大多数是关于你那天救我的情况的猜测,都不太贴合实际。”

  师兄你为什么要继续这个话题啊?!!

  路明非心中纷乱不清,但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话茬:“对对对,肯定都是胡编乱造的,当时只有我俩在啊。”

  楚子航削完苹果,手腕轻轻一抖,将螺旋状的苹果皮抖进了垃圾桶,然后把苹果递给了路明非。

  路明非受宠若惊的接过苹果,连说了几声谢谢,就见到楚子航站起身,抹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显然是终于要走了。

  “师兄要走了吗?”路明非问。

  “嗯,狮心会那边约了十点钟开会。”楚子航回答。

  路明非哦了一声,在病床上挥了挥手,说:“那师兄再见。”

  楚子航点点头,转身朝门口走去,但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下来转过头,目光认真地看着他:“其实我觉得芬格尔写得挺不错,你可以去看看的。”

  “......我知道了?”

  得到答应,楚子航这才真的离开了病房。路明非松了口气,按亮平板,有些纳闷的点开了守夜人论坛,赫然看见一篇作者ID为“炎之龙斩者”的文章不知什么时候被置顶了,标题大喇喇地写着“震惊!学生会主席和狮心会会长在尼伯龙根那一夜居然发生了这些事!”。

  那个中二到爆表的名称是指谁路明非心里有数,他无比惊悚地看着标题,心想芬格尔什么时候成了UC的一份子,怀着恐惧地点开了文章。

  开篇就辣瞎了路明非的眼。

评论 ( 17 )
热度 ( 127 )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