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虽然会不断喜欢上新的哥哥
但是只要爱过就不会忘记
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韩张]时间

☞张新杰时间精灵设定
☞my新杰男友力满满
☞张韩也毫无违和哈哈哈哈

  嗒,嗒,嗒……

  秒钟毫不停歇的转动着,张新杰把手表附在耳边,听那奇异的声音与心跳声微妙的应和。

  他的心跳,是一秒一跳的。

  对于正常人来说本该是大问题,但对于张新杰来说,他已经习惯了这相较于人类来说过分缓慢的心跳。倒不如说,他觉得这样的心跳才是适宜的,最严谨不过的。

  张新杰是一个时间化身的精灵。

  一只手忽然伸过来夺走了他的表,张新杰错愕的看过去,正对上韩文清的深邃的双眼。

  “你在听什么?表坏了吗?”

  张新杰摇了摇头,回答:“心里有点烦,就想听听表的声音。”

  韩文清低头看表,发现边缘的金属磨损的有点厉害,不由问到:“这表你戴了很久?”

  “是很多年了,一直舍不得换。”

  “有特殊的意义?”

  韩文清本来不是寻根究底的人,但不知为什么这些问题不由得就脱口而出。

  张新杰却似乎不在乎韩文清的反常,还有点无来由地习以为常,稍稍一沉吟,他看着韩文清的眼睛,一字一顿清楚的说到:“是我爱人送的。”

  时间似乎有一秒的停滞,韩文清眨了眨眼睛,似乎感觉手中的表猛然沉重得让他无法承受,便将表放到张新杰手上,不太自在地开口:“从没听你说过。”

  “嗯,分手很多年了,不太想再提起。”

  韩文清莫名的松了口气,却又听到张新杰接着道。

  “但我一直爱着他。”

  青年穿着领口绣着十字架的白色衬衫,坐在训练室的靠背椅上,双手撑在双腿中央,身体微微前倾。韩文清几乎能感觉到青年仿佛羽毛一样的呼吸扫在脸上。

  他再次郑重的强调:“我很爱他,无论他爱不爱我。”

  这句话来得有些莫名其妙,韩文清心想他们只是队友关系,朋友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兄弟关系,对着他强调似乎有些不必要。

  但他又觉得似乎这句话该对他说,就是对他说的,好让他断了一些念头。

  什么念头?

  他模模糊糊之间似乎抓到了,却又还是不太明白。

  韩文清干笑了一下:“你一定会遇到比她更好的,人要学会向前看。”

  张新杰叹了口气,坐直身子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一边把手表带好,一边回答:“不会有比他很好的了。”

  扣好扣子,张新杰翻转手腕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十一点,我先回宿舍睡觉了,队长不要训练太晚,注意休息。”

  韩文清沉默地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

  张新杰正准备离开,看到他这幅样子忽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韩文清开了口。

  “我自认为这次是处理的最好的一次,可以断了你的念头,但是无数次,你总是能让我停下脚步。”张新杰侧过头,透过镜片,韩文清看到他眼中无可奈何的温柔,“这是最后一次。”

  韩文清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心跳变得非常急促,似乎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情。

  张新杰转身,走回韩文清身前,将双手压在座椅的扶手上,俯下身,就那么毫无预兆地吻了上去。

  韩文清脑中一瞬间变得空白,青年的亲吻来得过于突兀,也有些不像他的霸道,他却没有任何推开青年的欲望。

  他感觉到青年身上清新的气味,感受到青年略显炙热的体温。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分明是在接吻,却没有人闭眼,似乎要将对方永远记在心中一般紧紧地凝视着。

  这样的亲密其实只维持了几秒,但在韩文清心中却仿佛永恒,张新杰站直身子,俯视着韩文清,忽然笑了:“这是最后一次。”

  韩文清依旧处于震惊职中,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个突然无比奇怪的队友,但就在他想说话时,张新杰轻轻“嘘”了一声,用右手食指点了点手表的屏幕。

  空气忽然变得粘稠起来,韩文清似乎能看到什么东西在往身后飞去,他看见张新杰的身体变得有些扭曲,像是他在水中的倒影被石子荡起了涟漪。

  像是要失去一切般,韩文清猛地伸手抓住了张新杰的衣角,从喉咙中挤出一个支离破碎的“张”字,便看到张新杰冲他似是悲伤又似怜悯地笑了。

  接着一切都消失不见。

  嗒,嗒,嗒……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离去的背影有些恍惚,心中无来由地留恋不舍。

  张新杰忽然站定,侧过头,对韩文清轻轻一笑。

“队长晚安。”

  然后韩文清看着他一步一步,再没回头的离开了训练室,在身后无声地回答。

  “再见。”
 

  张新杰是个时间精灵。

  这是他用来享受恋情,又不会让这个世界伤害爱人的秘密。

  哪怕自己再难过。

  也不要让爱人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了。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