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虽然会不断喜欢上新的哥哥
但是只要爱过就不会忘记
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也青】入套

*久……久违的也青(土下座)
*依旧是反应迟钝的傻白甜双向暗恋
*依旧大型ooc现场
*我是谁我在哪我写的是什么

  王也三十出头的时候,被赶鸭子上架去了公司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副总,避了好几年,还是没能把这件事躲过去。
  
  他不争不抢,他的废物兄弟也能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气的他爹只能把王也喊回来。
  
  放到早几年,王也肯定是万死不从的,但是这些年随着年纪增大,人也看开了许多。
  
  
  刚被喊回去时,他心中就有预感这一趟不好跑,当时他和诸葛青还在欧洲旅行,预计走上一年,这才三个月没满,于是颇有些不满地打算拒绝。
  
  只是诸葛青还没等他开口,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语调千回百转地喊了他一声:“王总~”
  
  王也被他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瞪了诸葛青一眼,手已经掐到了这人的后颈。
  
  诸葛青往旁边一闪,手里捏着小商店随手买的缀满蕾丝的花里胡哨的中世纪折扇就“啪”地打在了王也手上。
  
  “该担的责任总是要担的,老王,躲不过就去面对呗,怂啥。”
  
  王也他爹在电话另一头听见了诸葛青的声音,虽然不知道这位仁兄是谁,也心下感激,赶紧连声附和着:“小也子你就赶紧回来吧。”
  
  
  于是诸葛青和王也分道扬镳。
  
  王也被迫回去继承他的亿万家产,诸葛青继续当他的背包客。只不过王也回去是一个人回去,诸葛青却找到了新的驴友——一个个头直逼一米八的美艳御姐。
  
  那姑娘踩个高跟,身高和诸葛青齐平,两个人勾肩搭背,很是投缘。
  
  王也憋了一肚子火,气哄哄地回了北京,说不上原因,或许是这人走哪都有朋友,半点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他于是决定回去收拾烂摊子,再也不想这个滥情的大萝卜。
  
  结果没想到坑太深,烂摊子好不容易理出些眉目,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他忙的几乎没时间想诸葛青,只是深夜批着堆成山的文件的时候,偶尔会想到这祖宗。想他不知道在世界哪个角落,身边不知道陪着哪个美女,好一个自在逍遥,最后越想越气,火冒三丈恨不得手撕文件。
  
  
  其实诸葛青倒没他想的那么自在。
  
  王也走后,这位flag小王子就总是碰上麻烦。总是为了一些突发事件忙的焦头烂额,还差点入了邪教窝点,几乎没能回国。这种时候,诸葛青才发觉王也有多靠谱。旅程规划,处理麻烦,永远都是那位一马当先,诸葛青只用在一旁负责开心就好。
  
  所以被各种鸡毛蒜皮纠缠了几年的诸葛青一到北京,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王也,打算好好倒一倒肚子里的苦水。
  
  王也前几天晚上就知道诸葛青要来,干脆当天不声不响地就来机场接机了。
  
  于是两人出口相遇,诸葛青瞧见王也,眼前一亮,张开双臂就飞扑了过去。
  
  王也也瞧见这人乳燕投怀似的过来就要抱住自己,猛地右手成拳往前一送,然后结结实实地给了诸葛青肚子一下。
  
  “靠!”
  
  这一拳力道不小,积攒了王也几年的憋屈和怒火。诸葛青没想到会有这么一着,毫无防备受了这一击,直接蹲在地上,一个劲地哼唧。
  
  王也只是冷漠地站着看这人,或许是诸葛青实在蹲太久了,他才终于稍微弯了弯腰,问他:“祖宗你还走不走?”
  
  诸葛青没动,揉着肚子嘟囔了一句,王也听不清楚,心想自己这力道控制好了应该不至于疼这么久,又伏低了身子,问:“你说……”
  
  只见诸葛青忽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揪住了王也前头几根毛,狠狠往下一扯,王也话没问完,只觉得头皮一痛,整个人差点扑倒在地,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
  
  诸葛青这才抬头看他,笑嘻嘻的哪有一点痛的样子。
  
  “扯平了。”
  
  诸葛青站起身拍拍衣服,头一歪,神色很是无辜。
  
  王也气死,想他就该把这祖宗扔下不管,千年的狐狸道行多深啊,一不小心就入了套。
  
  他现在大小好歹是个社会精英,搁这儿跟诸葛青三岁小孩似的打架——真丢人。
  
  最终两人冰释前嫌,假情假意地补了个拥抱,直接往王也家去。
  
  
  王也图方便在公司附近买了房,把诸葛青带回去也不用受家里人盘问——他三十多还没结婚的打算,家里人怀疑他性取向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阵再带个公狐狸回去,绝对是自找麻烦。
  
  当然他和诸葛青绝对是清清白白,纯哥们儿情。
  
  
  王也家不大,他这人对物质没什么要求,活得很是清心寡欲,这些年除了对诸葛青的怒火时不时挠他一下,大多数时候心绪都没什么波动。就连当初他查到自家表兄挪用公款给他留下一个天大的窟窿,也只是冷漠地报了警,然后不声不响地把坑填上。
  
  诸葛青放了行李,熟的就好像在自己家一样,顺手给自己倒了水,从房间里摸出新毛巾和浴袍,直接去了浴室洗澡。
  
  王也则认命地去厨房准备晚饭。手下的青菜被他想像成诸葛青,菜刀剁在砧板上嘭嘭作响。
  
  
  等王也把菜端出来,诸葛青已经收拾好了,老样子衬衫背带,人模狗样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闻见菜香,诸葛青才转头看王也,一看吓了一跳。
  
  “你这烧的什么,黑了都。”
  
  “不吃拉倒吧您。”
  
  到底是人在屋檐下,诸葛青还是低了头,端着碗白饭心情复杂地吃着这满桌卖相不佳的菜。
  
  配料倒是正好,忽略掉焦味还是能吃。
  
  两人坐桌上东拉西扯,诸葛青满肚子苦水终于有地方倒了,喋喋不休把这一路的故事讲得是跌宕起伏好不精彩。
  
  王也想到自己这几年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脸越发黑了,敷衍嗯嗯哦哦几句。诸葛青看出他不爽,讲得愈发欢快。
  
  这王八犊子,王也暗骂。
  
  
  王也骂是骂,心里却很高兴。
  
  毕竟他惦记了这人几年,他回来第一反应不是回浙江,而是直接来找他,这让他很是欣慰。
  
  混蛋归混蛋,兄弟还是兄弟。
  
  
  然而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打脸了。
  
  
  “你干嘛把我的照片放在你床头?!”
  
  认命地正在洗碗的王也忽然听见卧房传来一声大喊。
  
  翻车就在一瞬间。
  
  王也发誓自己当初只是看他不爽,所以放个照片在床头用来提神醒脑。
  
  对诸葛青的怒火是他的工作动力之一。
  
  但是王也右手握着抹布左手拿着碗,整个人在哗哗的水声中,僵住了。
  
  诸葛青拿着照片就出来了。
  
  照片是在秋天拍的,那天阳光正好,诸葛青站在一片金黄的梧桐叶中,穿着灰色的羊绒大衣,围巾遮挡住他小半边脸,微微侧着头不知在看什么,眉眼透露出温柔的笑意。
  
  几乎可以直接拿去当杂志封面。
  
  “你暗恋我?”
  
  诸葛青嘲笑他。
  
  王也最终也没能回答这个问题。
  
  诸葛青倒是笑了笑就放过他,还主动帮他解释:“你看我在外面玩不爽也不用放个照片天天诅咒我吧。我这么帅你小心别看着看着就爱上了。”
  
  “呸。”
  
  王也顺着台阶下,唾弃道。
  
  
  
  客房对了太多杂物,两个人都嫌累不想收拾。王也本来想让这人睡外面沙发,没想到晚上洗漱完,进房就看见诸葛青抱着他的枕头盘着腿坐在他床上,专心致志地打游戏。
  
  “??床又不大你要跟我挤吗。”
  
  “客厅冷,要睡你去睡。”诸葛青头也不抬。
  
  “……你不是……跟男人睡过敏?”
  
  诸葛青这才抬头奇异地看他一眼:“咱俩谁跟谁啊?你这都计较?”
  
  本来都打算去客厅睡的王也突然觉得自己要是溜了就是此地无银八百两,硬着头皮坐上了床。
  
  王也莫名有些紧张,他躺进被子里,胳膊挨着诸葛青的腿,滚烫的体温就传了过来,好像又一路淌进了心里,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他和诸葛青什么时候这么近过,就是旅行的时候开一间房,那也是两人间,楚河汉界清清楚楚。
  
  诸葛青切完一盘,就干脆的放下手机,伸手越过王也,半个身子压在王也身上,关掉了床头的灯。
  
  窗帘没拉严,月光透过缝隙正好落在那张照片上,诸葛青瞟了一眼,收回手,缩进了被子里。
  
  “晚安。”
  
  王也背对着诸葛青,听见这人声音低低的在耳边响起,耳廓也染了些他湿润的气息。
  
  他选择了装睡。
  
  诸葛青似乎轻轻笑了一声,也没有再作妖,在王也身边,安安静静的,没多久就响起了他平稳的呼吸。
  
  他今天实在是累了,靠着王也睡的很熟,没有半点认生。王也僵硬地躺着,思绪也混乱起来。
  
  
  
  不是心动的感觉。
  
  是地震,少说有十二级。
  
  他被震得耳膜都要破了。
  
  诸葛青睡得很熟,王也再三确认了这一点,小心翼翼地转了个身,和诸葛青面对面。
  
  他的睡相很乖,手枕在身前,深蓝的长发散着披散在身后,衬着雪白的被子像幅泼墨画。
  
  王也手悄悄伸出去,隔着被子,轻轻搭在了诸葛青的身上,把头靠更近了些,闭上了眼。
  
  他想很多,想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和这人去旅游,为什么恼怒他总是拈花惹草,为什么三十多了还没法对别人动心。
  
  想着想着,听着诸葛青的呼吸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
  
  
  
  第二天王也醒来的时候,诸葛青正睁着眼看他,眼中全是笑意。
  
  王也手还搭在他身上,醒来对上他的脸吓了一跳,赶紧把胳膊放下来,不知道怎么开口。
  
  诸葛青却毫不在意,还是那个漫不经心的样子,忽然右手支起身体,俯身在王也左脸亲了一下。
  
  “早安吻~”
  
  王也看着这人神色自如地从床边拿了皮筋给自己利落的把头发绑好,下床地时候还给他把被子拉齐整,笑着说:“我去给你买早餐,你行动快点,今天带我逛北京。”
  
  房门被诸葛青带上,王也躺在床上,眼神直愣愣看着天花板发呆,半晌忽然笑了出来。
  
  
  
  千年的狐狸道行深啊,到底还是入了他的套。

评论 ( 19 )
热度 ( 377 )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