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虽然会不断喜欢上新的哥哥
但是只要爱过就不会忘记
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也青】病入膏肓(下)

*不负责任瞎几把傻白甜
*依旧欧欧西预警,我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好啊啊!!!
*深夜循环八爷《LOSER》的产物
*祝看文愉快


  他究竟是怎么看这个人的呢?

  聪明却顽固,狡猾又耿直,脆弱也刚强。

  要看懂一个人真的不容易,就像王也这么久也没有意识到诸葛青是喜欢自己的,哪怕那份喜欢已经从眉梢到眼角,从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完完全全地暴露了出来。

  诸葛青无时无刻不都在说着,我喜欢你,王也。

  很多事情是不讲道理的,明明在这之前他从未对诸葛青有过别的心思,但是知道诸葛青喜欢自己之后,那些相处中被忽略的小细节就不由自主浮现在了脑中。

  从前的一个眨眼,或是不小心挨到的肩膀,都让王也的心突然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坠入了爱河。
  

  他站在诸葛青床前的时候,还没有想清楚怎么办,只想着和这人说清楚,说自己也喜欢上他了。

  诸葛青彼时还躺在床上,看王也回来,叫他把自己扶起来一下。

  王也把他放在软软的靠枕上,看这个人身子陷在里面,表情很是倦怠,忍不住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

  诸葛青抬头看他,还在想怎么解释迎春花的事情,抿着唇面上有几分犹豫,惯常眯着的眼睛也睁开了条缝,微露出摄人心魂的深蓝来。

  但诸葛青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

  王也看着他的眼睛,下意识地就开了口,不管不顾地问:“你喜欢我吗?”

  诸葛青的脸唰一下变得惨白。

  王也忽然察觉自己说错了话,正想赶紧挽回,结结巴巴地道:“不是,我是想问……”

  “我喜欢你。”

  诸葛青意外地承认了。

  斩钉截铁,没有留一点余地。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口气说道:“对,我就是想和你谈恋爱不想和你做朋友,我就是想天天看见你,想每天可以跟你说话,想折腾死你,想你为我的事操碎了心,想你照顾我,想你能抱住我,想你和我说晚安,想你偶尔能亲我一口……想你也喜欢我。”
  

  诸葛青说着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忽然向前倾了倾身子,直直地看到王也眼里:“你呢?”

  王也本来想说“我也喜欢你”,但话却堵在了嘴边。他不擅长揣测别人的心思,却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人的想法。

  他不会相信的。

  这个人有时候非常的死脑筋,他坚信王也不可能喜欢他,那王也本人说什么也没有用,只会猜测他的话究竟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莫名其妙的责任感。

  入龙虎局,到碧游村,他王也是天下第一爱管闲事,天下第一舍己为人。

  诸葛青不会信他的。
  

  王也良久没有说话,诸葛青看着看着就笑了,用他那化为迎春花的手推了推王也的肩膀,眼睛重新眯了回去:“没事的想说啥说啥,失个恋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这人感情上没定性,过几天估计就不喜欢你了。”

  王也被他也气笑了:“那你病怎么办,张楚岚都查到了,你是死也不肯和我谈恋爱?”

  “哪能啊,这不是不想让你为难。”诸葛青把手机从床角拨过来,“我前阵子网上认识了一个小姑娘,特别投缘,这阵子手没法用了没机会再聊,你能不能帮我打下字,让她来这个医院跟我见个面。我预感我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小姑娘。”

  
  诸葛青就是个混蛋。

  王也瞅着诸葛青嬉皮笑脸的模样,心中冷笑一声,伸手按住了诸葛青的后脑勺。

  诸葛青:“?”
   

  王也凑上去亲了诸葛青一口。

  这人单身二十多年,对于接吻的认识还只停留在嘴皮子碰嘴皮子,心中气急了也不过是在诸葛青的下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诸葛青早就破罐子破摔,被王也亲了也只惊了一瞬,就怀着一种戏谑的心思,扣住了王也的胳膊不让他后退,凑上去继续交换了一个无比缠绵的深吻。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王也整个人都是僵住的。诸葛青撑着头,下巴抵在一簇簇迎春花里,勾着唇笑话他:“道长,这也能接受?”
  

  何止能接受,他都被亲硬了。
  王也尴尬地坐在床沿,不知道怎么开口,知道如果不对这小祖宗来点猛的他是不会相信自己真心的。
  但是王道长单身这么多年,他懂个屁。
  

  静默了许久,王也也没法子了,犹犹豫豫地开了口,还是从最基本的告白开始。

  “我知道你喜欢我之后,很高兴,才知道我也是喜欢你的。”王也看见诸葛青敷衍地点头,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于是他伸手抱住了诸葛青。

  那种很紧很紧的拥抱,两个人的胸膛都贴合在一起,王也左手环住了诸葛青的腰,右手按住了他的脑袋一压,埋在了自己的颈间。

  
  面对亲吻都游刃有余的诸葛青在这样简单的拥抱之下身体却不知道为什么颤抖了起来。

 
  他想要这样一个拥抱实在太久太久了。

  
  诸葛青的耳廓被王也的气息染成了淡粉。

  王也啥也不会,他只能抱着诸葛青,压着声音,抱怨一样地冲着他的耳朵说:“你感觉到我心跳了吧,它都快跳出来了。”

  但是诸葛青的心也跳的很快,他分不清。

  “我以为我俩两情相悦,都看对眼了,就能顺顺利利地在一起。祖宗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呢。”

  “我俩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我照顾了你好几个月,你也的确要把我快折腾死了。就这你也还要防着我气我,要和别的小姑娘谈恋爱。”

  “是不是非要我今儿上本垒你才肯相信我是真喜欢你?但我技术不好怕弄疼你,当然我倒不介意过个几天我先学学操作再跟你上本垒。”

  诸葛青被这突如其来的骚话吓得呛了一下,使劲咳了起来。王也赶紧拍他的背给他顺气,一边继续说:“十里八乡哪个不知道我王也为人实诚,如果不是喜欢你能说这么多废话吗,祖宗你信我一回,我真心的想和你处对象,不是因为想救你的命才这么说的。”

  明明是真情告白却硬生生被王也说出了居委会大妈苦口婆心劝人向善的味道。
  

  诸葛青缓过气来,推开王也,眼睛里因为被呛显得雾气蒙蒙,看着王也,终于动摇了。

  “你喜欢我哪里?”

  王也:“……”

  完全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遭遇一道送命题。
  

  但诸葛青到底是没给王也回答的机会。

  “算了我这么多优点,一下让你说你估计也不知道说哪点,不为难你了。”

  王也闻言低低笑了一声:“你别说,还真是这样。”
  

  诸葛青也笑起来,他笑的时候,身上开满了细碎的迎春花,迅速蔓延将整个人彻底掩盖。

  黑暗中,诸葛青听见圣女轻轻叹了口气。

  诸葛青温柔地劝她: “去找你自己的路吧。”

  “嗯。”圣女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在他意识深处响起,“我们都该有个好结果。”

  病房没关严的窗户忽然吹进来一阵大风,迎春花被猛的吹散,纷纷扬扬飘在空中,露出了其中包裹着的诸葛青。

  诸葛青的病终于好了,他伸手抓住王也的手,睁着眼,神色认真。

  “老王,来处对象吧。”

评论 ( 27 )
热度 ( 224 )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