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虽然会不断喜欢上新的哥哥
但是只要爱过就不会忘记
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也青】断章1

*有傅蓉小姑娘出没助攻

*是个大型ooc现场

*我真的是很喜欢这篇诗了

  

  这本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夜晚,王也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只是心头烦闷,像是牵挂着什么,又像是什么在心里绷着,动也不敢动,只怕一碰就断了。

  

  诸葛青的电话正好是在王也忍无可忍要起床时打来的,手机的震动通过柔软的床铺似乎也传到心脏,忽然之间就砰砰的跳了起来。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手机屏幕发出幽微的光,“诸葛狐狸”四个字显示着,王也伸手去抓手机,接听前却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才接通他的电话。

  

  “老王?”

  

  王也听到他那边的喧嚣,人们的欢声笑语和诸葛青上扬活泼的声音在另一头,隔了一个世界般,让房间的安静平添了一分寂寥。

  

  “大晚上扰人清梦你什么毛病?”

  

  “不是吧老王,这才八点多你就躺下了。”诸葛青夸张的惊叹一声,“我千里迢迢来北京,你出来陪我们玩会儿呗!”

  

  王也冷不防被这话呛到,心想这祖宗想一出是一出,来北京连招呼都不打就把人往外面喊,气虽气,但却仍旧妥协的嗯了一声,撑着身子坐起来,挠了挠一头乱毛:“反正睡不着,玩就玩呗。”

  

  那边诸葛青似乎轻笑了一声,听到这声音王也觉得心里好像被挠了一下,痒痒的,但还没回过味来,电话里又传来一个清甜的声音。

 

  “王道长你快来,我们一会儿去吃饭!”

  

  王也愣了愣,随口答应了,正准备思索着声音是谁,一个名字就奇异的跳了出来——傅蓉。

  

  这真是奇了怪了,他怎么会记得这么个小姑娘的名字呢。只不过是两面之缘,这小丫头怎么就让他给记住了呢。

  王也一边穿衣服,一边翻来覆去的想,等他利落的把头发撸成了一个马尾,也没想出结果来,心里还凭空多了些不明不白的委屈,思索着诸葛青和傅蓉正玩的开心,想必是成了,自己再去不是添堵吗。

  

  傅蓉和诸葛青两人在逛街,小姑娘还清了债务也没渣男缠身,看着前途光明坦荡,忍不住买些东西犒劳一下奔波辛苦这么久的自己。诸葛青就陪着笑在边上帮忙拎东西,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傅蓉聊天,没有丝毫不耐烦。

  

  两人若是站在一起,任谁都要夸一句郎才女貌,完美情侣。但两人只是一前一后,隔着二十厘米的距离,不疏远也不亲近,看着倒像是在女儿身后操心的老父亲。

 

  “真没想到王道长居然是个富二代啊!”

  

  “他这人又不在乎身外之物,你把他当普通人对待就好了,随便使唤。”

  

  “啧啧你就是想找个人帮你提东西吧,人家上次差点没把你往死里打,你还上赶着找打。”

 

  诸葛青一噎,笑道:“这不打是亲骂是爱嘛。”

  

  两人随意扯了几句皮,远远的看见了饭店的招牌。他们和王也约好了在这见面,但没看见人影,于是打了个电话过去,那头却把电话秒挂。诸葛青惊讶的看着挂机界面,不信邪的想重拨回去,傅蓉没忍住又嘲笑:“人都不想搭理你哈哈哈。”

 

  这次电话接通了。

  

  “你挂我电话干嘛?”

  

  “我本来想直接在这喊你们的……”王也叹了口气,“你抬头。”

  

  诸葛青莫名其妙的抬头望去,眼尖看见二楼的一个窗户有人探出半个身子来,冲他挥着手。是王也,诸葛青哭笑不得,正想开口说些什么,远方忽然“咻咻”的几声,几朵烟花在天空炸了个缤纷。

 

  王也整个人笼罩在一片盛大的光芒之中,像是什么电影中的场景,叫人感觉雾里看花般不真切。而王也被烟花吓了一跳,猛然回过头,却被这近乎壮烈的美丽吸引了目光。

  

  诸葛青站在马路边,远远的看着王也,神情有些恍惚。

  

  好半晌烟花才放完,王也回过神来,转头发现诸葛青还在马路边上站着向上看,电话没挂,王也就缩了回去,问他:“还站着干嘛呢,快上来。”

  

  “嗯……”诸葛青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沉默着牵上傅蓉往饭店里走。傅蓉被这么一牵,心里有些莫名其妙,连忙把他甩开,诸葛青倒没什么反应,也不再拉回来。

  

  “王道长您这都准备好啦!”傅蓉自来熟地拉了板凳往边上一坐,“嚯哟火锅都架上了啊。”

  

  王也瘫在椅子里,见傅蓉不扭捏,也开心,就说:“大妹子别客气,想吃什么随便拿,老青请客!”

 

  诸葛青从刚才的恍惚中缓过劲来,使劲憋了个暗藏杀机的笑来:“您不是东道主么,不打算请客?”

  

  王也挠挠头,居然也好意思说:“我穷道士一个,手头有点紧。”

  

  傅蓉一听,噗的差点没把刚喝进去的啤酒又喷出来,放声大笑道:“道长你这人真有意思哈哈哈哈!”

  

  诸葛青懒得在这种小事上纠缠,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转身拿了几提黄的回来:“火锅还是配啤酒好。”

  

  王也酒量差,抱紧了自己的茶杯子。三人往锅里加菜加的不亦乐乎,言语之间你来我往互相攻击,竟然也十分融洽。

  

  一瓶接一瓶,王也也被硬拉了进去,三人随便玩了个游戏,输得喝酒,诸葛青显然是非酋附体,被灌了个烂醉如泥,幸而酒品好,只是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还喊着“再喝再喝”。

  

  王也和傅蓉也好不到哪去,都是喝的面红耳赤,王也运气好喝得少,傅蓉喝得多但酒量好,两人隐约有了些争锋相对的意思。

 

  “也总我们都吹了几瓶了你这才喝了一两杯是不给面子吗。”傅蓉一拍桌子,轻轻打了一个嗝。

 

  “傅姑娘女中豪杰我不敢比不敢比。”王也把酒瓶哐嘡一声放在桌上,也打了一个嗝。

 

  两人于是相视大笑起来。诸葛青被笑声吵的恼人,把头埋在胳膊间,不安分的摆了摆脑袋,随后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有王也和傅蓉在,他总是很有安全感。

  

  “道长你给我讲讲你和诸葛青多大仇啊哈哈,他要是惹了你我回头替你报复他。”

  

  傅蓉趴在桌子上,醉眼朦胧,随口问到。

 

  王也也趴下了,大脑几乎停止运转,全靠本能行动:“我这不是,为了这倒霉孩子,上的碧游村吗,他,他过河拆桥。”

  

  “你俩关系真铁嗝~怎么就没人为了我出生入死一回呢?”傅蓉手撑住下巴,似乎努力在思考这个问题。

 

  王也那边却憋不住了,断断续续的吐槽着:“我不就赢了他一回……我都想不通我干嘛跟着他这么跑前跑后的。”

  

  过了一会儿又忽然态度大变:“都是我的错嗝,我就不该把他也拉下这趟浑水……孽缘啊孽缘……”

  

  傅蓉听着似乎没什么头绪,但隐约抓到了几个关键字,忽然福至心灵,脑袋猛的清醒了过来。

  

  王也趴着嘟嘟囔囔,傅蓉坐直身子去看他,眼神平静,带着一点凉意。

  

  “感情少年a在这等着呢。”

  

  傅蓉是酒量最好的那个,看起来醉了不过是喝得忘乎所以了。王也虽然酕醄大醉,但是其实清醒的也快。

  

  三人喝完要散已经是十一二点了,傅蓉等着王也完全清醒过来打算去叫醒诸葛青,赶忙拦住了他。

  

  “他这几天也挺累的,让他好好睡一觉吧。”

  

  王也于是缩回手,有些为难:“那你怎么把他带回去啊?”

  

  傅蓉嘿嘿一笑:“我正嫌他缠着我烦死个人,干脆您把他带回去吧。你也知道孤男寡女在外面过夜不好,我这不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

  

  “……”王也看了眼还在睡的诸葛青,出于常理他是该立马拒绝的,但是当瞟到那泛红的耳廓时,他却犹豫了一下,“我家客房倒是很多。”

  

  王也叹了口气,算是认命了:“行吧但你得帮我一起把他抬下楼,扔我车里。”

  

  哪知道傅蓉开口却说: “哎呀不巧我这最近胳膊扭伤……”

  

  这小丫头片子故意玩他呢!王也顿时怒目而视,一副你要是不动手我就弄死你的架势。

  

  傅蓉顶着心理压力,有些恨铁不成钢:“阿青也是要面子的人,要不然这样,你背着他,我在后面拖着,总行了吧。”

  

  说得通。王也思索了一下,总觉得被坑了却也找不到理由,于是妥协的蹲下身,把烂醉如泥的诸葛青扒拉到了背上,一把背了起来。毕竟是个成年男性,体重一下还真让人有点吃不消。

 

  傅蓉在后面托着诸葛青的胳肢窝,给王也减少了一点负担,三个人连体婴儿一样,步履蹒跚的下了楼。

  

  到了停车的地方,傅蓉就松了手,摸了摸诸葛青的背,带了些安抚的意味,走到前面和王也告别:“你带他回去,我就先回酒店了,等他醒来让他别来找我,就说老娘不跟他玩了。”

 

  王也茫然的点头,对于这对男女之间的纠葛有些混乱,等目送傅蓉走远了,才想起把诸葛青扔到车后座上。

  

  诸葛青被一扔,脑袋砸在车坐垫上,稍稍有了点意识,看见王也就站在车门口,忽然脚一蹬,踹在王也的膝盖上。王也一时反应不急,竟然中了招,直直的朝着后座摔了下去。

  

  脸正好埋在了诸葛青的头发里,连呼吸声也听的一清二楚。王也挣扎着想起来,诸葛青却一胳膊搂住了他的腰,头一偏,唇微微动了动,说了些什么。

  

  王也身体僵硬的跟钢板一样趴在诸葛青身上,居然忘了赶紧爬起来,还努力去听他想说什么。

  

  只听到那语句破碎,隐约有“风景”“楼上”之类的话,像是喝多了睡觉说着什么梦话。

  

  王也的心不知道怎么又跳的飞快,他漫无目的的思考着,有个念头告诉他赶紧起来,但身体却很倦怠,想就这么趴着睡去也好。朦朦胧胧之间,诸葛青还在梦呓,王也支起身子去看诸葛青的脸,忽然间听懂了他想说些什么。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评论 ( 2 )
热度 ( 70 )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