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在键盘上撒把米,鸡都写得比我好。
自娱自乐型选手
cp瞎几把乱嗑

【黑月】相交线

*月月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
*就算文力低我也要写!憋拦我!!
*感谢今天各位产粮的太太们让我吃到撑死,嗝
*狗血预警



  “这就要走了吗?”
  “明明才见面没一个小时。”
  “这样的偶遇可没有下一次了吧。”
  
  黑尾铁朗左手托腮,右手漫不经心地摇晃着一杯威士忌。
  
  酒吧的气氛过于暧昧,明灭闪烁的霓虹灯光打在黑尾脸上活像是什么抽象派艺术品。他的眼睛盯着左侧的青年,话语带着一点调侃与难以察觉的挽留意味。
  
  青年穿着灰色的毛呢大衣,里面是整齐的一套黑色西装,全身上下一丝不苟,神情漠然,实在不像是来酒吧玩乐的模样。
  
  “再晚就赶不上地铁了。”月岛萤皱了皱眉头,伸手拿起自己的驼色围巾,一边往脖子上围一边说,“都在东京的话,总能再遇见的。”
  
  黑尾放下酒杯,看着月岛的眼神藏着些晦暗不明的情绪,看他一副去意已决的样子,叹了口气也站起声:“我送你到地铁站。”
  
  “放着女朋友在那儿跳舞会被甩的啊前辈。”月岛露出熟悉的嘲讽笑,“好不容易有了女朋友可要学会珍惜,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看上你。”
  
  黑尾铁朗一愣,转头看向身后群魔乱舞的中心,那是一个极其艳丽的姑娘,画着烟熏妆,长裙在舞池中摇晃仿佛让人迷乱的黑色蝴蝶。
  
  这其实是他表妹,自小生在国外,放浪形骸惯了。这个姑娘是个无敌自来熟,在知道自家快三十的表哥还是单身之后就想方设法挖清了黑尾的底。
  
  一场看似毫无希望的隐秘恋情。
  
  在黑尾与月岛迎面撞上时,挽着黑尾胳膊的姑娘明显感觉到他的颤抖与僵硬,漂亮的桃花眼在两人之间流转,瞬间洞悉了一切。
  
  “亲爱的你自己玩吧,我去里面找我朋友。”
  
  说罢一个飞吻,踩着高度惊人的高跟鞋,将进退两难的黑尾甩在身后,黑尾被赶鸭子上架,略显尴尬的向茫然的月岛发出邀请:“这么巧,一起喝一杯?”
  
  月岛是来给同事送他落下的资料,并不喜欢这样光怪陆离的气氛,但面对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的邀请,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说喝一杯,真的一杯就走。
  
  黑尾拦不住他,只能死皮赖脸想跟着他走,结果听到这样的误解,反射性想去解释,却看见月岛用右手推了一下眼镜,无名指上,赫然是一枚戒指。
  
  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格外刺眼。
  
  黑尾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站在月岛面前,也懒得解释了,脑袋放空了几秒,无意识询问:“你结婚了?”
  
  “黑尾前辈都能有女朋友了,我也不年轻了,结婚不奇怪吧。”
  
  这话简直像孩子气不服输的耀武扬威,可惜黑尾没听出来。他只是站在原地,久别重逢的喜悦完全被巨大的失落感淹没,看着月岛,不知道怎样接话。
  
  月岛打理好着装,带上厚厚的羊毛手套,浅色的眼眸落在黑尾脸上:“前辈你到底走不走。”
  

  东京的冬天刺骨的冷,但这座繁华的城市哪怕深夜也是热闹非凡,处处灯红酒绿,两个人并排走在马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这几年在东京的生活。
  
  两人的日子都是不好也不坏,工作稳定,生活平淡,黑尾懒得去问月岛的婚姻生活,月岛似乎也有意识避而不谈。
  
  走到半路,黑尾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像是碰到救星一样,他立马掏出手机接通。
  
  对面声音很嘈杂,巨大的音乐声,众人的欢呼声,黑尾意识到这是他表妹的电话,静静等她走到稍微安静的地方。
  
  因为放肆喊叫而略显沙哑的嗓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搔得人耳朵发痒:“你那梦中情人长得不错呀。”
  
  黑尾余光瞟了眼月岛的侧脸,有气无力地回答:“是超级好看。”
  
  “噗。”姑娘一声嗤笑,用一种极其高高在上的口吻说,“我帮你问了问他同事,说是公司里喜欢他的人能排满一条街,你可抓紧了。”
  
  “抓什么紧,早就没戏了。”黑尾心虚地换了离月岛远一点的手拿手机,继续和他表妹聊天。
  
  “我猜猜,他是不是以为我是你女朋友?”
  
  “呵呵,正好免得被误会我另有所图。”黑尾怂货落后月岛一步,在他身后对表妹自暴自弃的小声碎碎念“他都结婚了我不能让他困扰啊,这事救不了了我放弃了就这样吧,我一会儿直接回家,你自己在那玩开心。”
  
  月岛回头看在他身后越来越远的完全沉浸在自我世界的黑尾,眼神彻底冷了下去,停在原地等黑尾走过来。
  
  黑尾那边姑娘一声惊叫:“你居然不解释!你暗恋了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我都替你委屈好不好!你倒是说啊,他要是真不在乎你,你告白了也不会让他困扰啊!”
  
  声音大得几乎要透过手机清清楚楚的穿出来了,黑尾心中一惊,连忙抬头,看见月岛转过身子正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女朋友急了的话就回去吧前辈。”
  
  要是不在意,就不会困扰……这个念头盘旋在黑尾脑中,不管另一头表妹还在叽叽喳喳,他果断把电话挂了,神情严肃地看向月岛:“她没有你重要。”
  
  “哈?”
  
  两人之间良久的沉默,黑尾这话来得突兀,月岛正怀疑自己是否理解错了什么,就听到黑尾慢慢补上一句:“表妹而已,比不上老朋友。”
  
  “黑尾前辈你脑子坏掉了?”月岛睁大眼睛,微微流露出惊愕的神情,“打来电话的不是刚才那位吗?”
  
  黑尾走到月岛身边,两个人在人群川流不息的道路上,面面相觑,黑尾摸了摸鼻头,颇有些不自在地说:“三十岁还没有对象……有些丢人了,现在想想干嘛要和你装模作样呢。”
  
  月岛不知道说什么,眼中只看到黑尾的嘴巴在一张一合,耳鸣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我喜欢的人,他有些坏脾气,性格恶劣,对我从来都没什么好脾气,但是很认真很努力……他什么都好,就是我形容不出来他的好。”
  
  “将近十年没见了,你也结婚了,虽然不想让你困扰,但我也不希望我满心的欢喜完全不被你看到。”
  
  黑尾长长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
  
  “ツッキー,我喜欢你。”
  
  这段告白的从头到尾,黑尾都低着头不敢去看月岛,良久的沉默之后却没有等到他的嘲讽或是讥笑。黑尾胆战心惊的抬头,只看到月岛站在原地,身体微微颤抖,眼眶泛着红。
  
  月岛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很生气,气到他伸手取下无名指上的戒指,举起来给黑尾看,在黑尾一瞬黯然的表情中,狠狠地扔在了黑尾身上。
  
  “我没结婚。”月岛瞪着黑尾,呼吸有些轻微的急促,“我一直没结婚,这是我怕麻烦带上的。”
  
  “你以为你单相思心里很苦,你以为就你承受了那么多委屈,我实在是不明白。”
  
  黑尾此时已经目瞪口呆,他接住月岛扔在他身上的戒指,讷讷地问:“不明白?”
  
  “我不敢说,一直不敢说,觉得这是错误的,不应该的,我们都该走上正轨,我花了差不多十年去掰正自己,去告诉自己不要妄想什么结果。”
  
  “你今天的告白算什么,我这十年的委屈又算什么?”月岛越讲越大声,越讲越生气,到最后已经快站不稳,完全不顾路人好奇探寻的眼光,对着黑尾大声喊,“你干嘛不早点说!”
  
  回应月岛的是一个过分用力的温暖的拥抱。
  
  黑尾恍恍惚惚觉得自己可能在做一个梦,一个大踏步紧紧将月岛抱在了怀里,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在东京迷幻的街头,跨越这么长的岁月,终于消除了隔阂,紧紧相拥在一起。
  
  月岛听到那人急促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他低沉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来晚了对不起,但是我真的一直爱你。”
  
  月岛黑着脸勒住黑尾的脖颈,依旧是嘲讽的神色和语气回答他。
  
  “幸好没让我再继续等了。”

评论 ( 4 )
热度 ( 20 )
  1. CK雨生百谷向阳有声 转载了此文字
    服你你最屌我也要去更新了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