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虽然会不断喜欢上新的哥哥
但是只要爱过就不会忘记
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胜出】自我伤害01

*不伦不类的血族paro

*内含轰出胜大三角

*欢迎捉虫w


  当那一点凄凄凉凉的的月光透过窗棂撒在地板上时,客厅里的挂钟敲响了午夜的钟声,回荡在老旧的屋子里。
  
  “笃笃。”
  
  钟声刚落,门口响起了不知谁的敲门声,轻柔却不见停歇,像是一声声温柔的催促。
  
  爆豪胜己从床上爬起来,似乎还没挣脱困意的纠缠,表情木然地转头,抬手对着门的方向一指。
  
  空气中突然激荡起一圈圈涟漪,如同巨大的石头砸向水面,冲着门极速前进。
  
  随即门轰然炸裂。
  
  门后露出了绿谷出久的脸,他还保持着抬手敲门的姿势,眼睛下方被飞溅的木屑划了道口子,一滴血珠从伤口往下流淌。
  
  爆豪胜己看见他,几乎微不可闻的“啧”了一声。
  
  绿谷出久猛然后退几步,一副惊恐的要哭出来的模样, 颤颤巍巍的开口:“小胜……再……再不走就……就要迟到了。”
  
  “哈?”爆豪胜己瞪着他,慢悠悠走下床来到他面前,俯视着这个懦弱无力的跟屁虫,手掐他的脸颊向上使力,“我不是说过我不想去吗?!”
  
  绿谷出久被迫看着爆豪胜己愤怒的神情,因为脸颊过于疼痛眼角忍不住泛起了泪花,但仍然坚持着不肯让步:“这样是不行的。”
  
  声音有些滑稽的变形,像是鸭子的叫声一般传入爆豪胜己的耳朵,分明颤抖的语言却似乎想更加惹怒他:“公爵说你要是不能顺利毕业,就别想回家了。”
  
  血珠终于滑落到了爆豪胜己的手上,他一把甩开手上的人,极其不爽的咂了下嘴,将手在衣服上使劲一蹭了,瞪着退的更远的绿谷出久。
  
  “别忘了你是谁的仆人啊!居然敢和那老头一起威胁我?!”
  
  绿谷·怂·出久不敢再说话,蹲在阴影处瑟瑟发抖。
  
  说到底好歹也算是贵族后代的他本来就不是小胜的仆人啊,绿谷出久委屈的想着,他只是签了契约的家臣,听爆豪公爵的话不是理所当然吗。
  
  神游之际,爆豪胜己又回到了屋里,好一阵磨磨蹭蹭地来到他面前,书包砸在绿谷出久头上,睥睨着他:“走!”
  
  然后居然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
  
  绿谷出久闻言连忙站起身跟在他身后,一边揉脸一边露出招牌式的傻笑:“我就知道小胜不会那么任性。”
  
  “我只是不想被老头克扣生活费!”爆豪胜己瞥了眼身后伤口隐约还渗着血的绿谷出久,骂骂咧咧地说,“凭什么我非要去适应那群人的生活作息!”
  
  「这家伙恢复能力也太慢了吧。」
  
  “大家都还是怕阳光的,不像小胜那么厉害啦。”
  
  「怎么伤口还没愈合,果然是个废物吗?」
  
  “不过轰君饭田君他们不怕阳光也是习惯晚上活动,小胜你这其实算作息紊乱吧。”
  
  「感觉有点甜甜的味道。」
  
  “嘁。”爆豪胜己打住念头,懒得再理身后叽叽喳喳的绿谷出久,加快了步伐往学校去,绿谷出久只好闭了嘴,不近不远地努力跟住他。
  
  到底还是迟到了。
  

  绿谷出久小跑了几步先到教室门口喊了声“报告”,就被阴沉着一张脸的爆豪胜己一把推了进去,与讲台上的相泽老师面面相觑。
  
  全班同学望着门口,绿谷出久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讲台前不知道这么办,只听相泽老师懒散的开了口:“你先回位子上吧。”
  
  绿谷出久惊慌地鞠了个躬,连忙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教室前面的气氛依旧尴尬,相泽老师摸了摸后脑勺,实在懒得处理这个麻烦少年:“啊……你也进来吧。”
  
  “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不是因为什么知错了才回来的。”
  
  “这话你对欧尔麦特说去,别浪费上课时间了。”
  
  爆豪胜己大步回到自己位置,只看到绿谷出久正和轰焦冻不知道说些什么,使劲把凳子往后一拉,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然后才坐下。
  
  绿谷出久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端正坐好不再说话。轰焦冻看着他挺直的脊背,低垂了眉眼,默默传给他一张纸条。
  
  「下课能陪我去欧尔麦特那一下吗?」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悄悄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相泽老师的理论课在众人的昏昏欲睡中过去了,爆豪胜己本想趴在桌子上补觉,没想到好几人一下围了过来。
  
  “我们还以为你真不回来了!”切岛拍了拍他的肩,“不过毕竟欧尔麦特说那么重的话。”
  
  “所以不要触碰六诫的底线啊,你都差点让人发现了。”上鸣在边上接嘴。
  
  “六诫算个屁!”爆豪胜己十分不耐烦,“老子上不上全凭我乐意。”
  
  “所以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啦?”
  
  “为什么你和绿谷两个人浑身是伤的回来了啊?”
  
  “说起来轰君也在呢。”
  
  人一旦被激发起了好奇心,就绝不会善罢甘休,爆豪胜己本来就在忍耐极限的边缘,忽然看见轰焦冻和绿谷出久绕过人群一起出了教室门,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啊!我要睡觉了别吵我!”
  
  「废久跟那个阴阳脸混蛋出去干嘛?!」
  
  “今天欧尔麦特的实践课,你打算怎么办啊?”
  
  众人依旧叽叽喳喳。
  

  另一边绿谷出久跟着轰焦冻来到了欧尔麦特的办公室,办公室门紧闭着,轰焦冻上前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欧尔麦特带着那标志的笑容开了门。
  
  “哈哈哈原来是焦冻少年和绿谷少年啊,我正好要找你们呢。”
  
  两人带着疑惑走进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
  
  欧尔麦特别别扭扭地掏出一封粉嫩的信来:“那天的事情是我片面了,不知道爆豪少年是为了保护你们才用的能力,就把他骂了一顿。”
  
  绿谷出久闻言一脸懵逼:“???”
  
  轰焦冻却很快接上了话:“当时的情况是很容易让人误会,而且我们三个都差点触犯六诫这也是事实,欧尔麦特你不用自责。”
  
  “但我还是伤到了爆豪少年的心吧。”欧尔麦特伸手将信递给轰焦冻,“我担心他不肯来上我的课,能帮我把这封道歉信交给他吗?”
  
  两人沉默的打量了一下这封情书一样包装的信,犹疑地点了点头。
  
  轰焦冻接着说到:“我来是想仔细说明一下上次的情况。”
  
  欧尔麦特还要负责事件调查,绿谷出久完全不在状态,一听轰焦冻说要仔细说明,都立马聚精会神听他讲述。
  
  “我和爆豪还有绿谷三个人都是不怕阳光的,所以作息与其他人可能不太一样。”轰焦冻看着神色认真的绿谷出久,眼中隐约流露出些笑意,“那天凌晨我出来买新出的游戏,就看见绿谷提了一大袋零食站在小巷里被几个人堵着,都是没事来找茬的狼人。”
  
  “因为当天买游戏的人很多,他们料定我们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就不断挑衅,我上前帮忙结果最后却演变成了武斗,就是那个时候我和绿谷挂了伤。”
  
  以上基本符合事实,绿谷出久心想,除了轰君因为和狼人打架受伤这一点。
  
  轰焦冻顿了顿,继续道:“然后爆豪不知道为什么也经过这里,为了救我们一气之下炸了墙,最后我们被街上的众人扭送到了警察那里。”
  
  欧尔麦特点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叹了口气:“所以爆豪少年还是太冲动啊。”
  
  两人忍不住点头附和起来。
  

  将话说清后,两人退出了办公室准备回教室上下一节课。
 
  两人在走廊上慢慢走着,绿谷出久低着头,跟轰焦冻道谢:“轰君真是辛苦了,如果没有轰君的话,事情可能还会闹到元老院那去吧。”
  
  轰焦冻摇摇头:“只是想着如果不解决好这件事,你大概会很头疼。见义勇为是好事,但是希望你不要不顾惜你自己。”
  
  “对不起,没想到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轰焦冻想了想,停下脚步面向绿谷出久,将手上粉嫩的道歉信递给他:“如果觉得抱歉的话,就帮我把信给爆豪吧,我与他实在有点……不太会相处。”
  
  “没问题。”绿谷出久郑重地接过信,“其实小胜人不坏,就是爱争强好胜了一点,你和他相处久了就明白了啦。”
  
  月光撒在他的脸上,绿谷出久抬头仰视着轰焦冻,神情出奇的温柔,眼中仿佛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亮,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轰焦冻眼神暗了暗,几乎想要伸手去遮住这双眼眸,却听到上课的铃声响起,一下惊醒过来。
  
  “我知道了。”
  
  两人相视一笑,转身要往教室走,却看见爆豪胜己就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他们,也不知在这站了多久。
  
  绿谷出久看见他小声叫了声“小胜”,正想把信给爆豪胜己,轰焦冻却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拦住了他,走上前说到:“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就抢走了。”
  
  “想、得、美。”爆豪胜己想都没想就咬牙切齿地回了一句,愤怒地转身进了教室。
  
  绿谷出久搞不清状况,疑惑地看向轰焦冻,轰焦冻却不回答,只是拉着绿谷出久一起进了教室。
  
  经过爆豪胜己的位置时,绿谷出久分明看见两人对视了一眼,火药味十足。
  
  「轰君和小胜……究竟在抢什么?」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走神,感觉他似乎在强忍着巨大的愤怒。
  
  说起来那天也是……轰君在巷口为他疗伤的时候,小胜似乎也很生气,居然冲上来就和轰君打了起来。
  
  这两人难道是有什么过节吗?
  

评论
热度 ( 30 )
  1. CK雨生百谷向阳有声 转载了此文字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