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在键盘上撒把米,鸡都写得比我好。
自娱自乐型选手
cp瞎几把乱嗑

每日练笔


    珍珠项链分明是那么美丽的东西,却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当男人收紧在她脖子上的项链,她不可避免的感觉到窒息,痛苦,在逐渐失去意识的十几秒里,她脑海中没有怨恨和不甘,反而充斥着一种莫名的快感。

    一种成功预知了未来的快感。

    她有着白皙修长的脖颈,微微抬起下巴时,便会露出一段优美的弧度,让人着迷不已。

    她简直是为各式各样的项链而生的。

    可她从来都不戴项链。

    她将秘密埋藏在心里,不告诉任何人。

    她受不了自己的脖子上有任何东西,项链,高领毛衣,理发店的罩衣,都让她痛苦不已。

    晚上入睡时,甚至空气都变成了一种束缚,它们严丝合缝的贴着她的脖颈,让她喘不上起来,只有将手搭在脖子上,似乎才让她有了喘息的余地。

    她是这样近乎病态的惧怕着,甚至预感,自己会因此而死。

    但当男人牵起她的手,她忘乎所以了,只剩下满心欢喜。

    她顺从的跟着男人到婚纱店,和男人一起挑着婚纱,从这头到那头,从这件到那件,她忙的不亦乐乎。

    直到她坐在化妆台前,男人拿出了那串项链,对她说:“我特意为你买的,试试吧。”

    她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但她无法因为自己的病态拒绝男人,她深吸一口气,艰难的点点头。

    男人的手指在她颈部轻轻的摩挲,这是让他留恋不已的她的禁区。她感受到那串项链绕过她的脖子,一个个圆润的珍珠紧贴着皮肤,勒进肉里。

    男人平日可爱的笨拙成了一种折磨。

    项链一点点收紧,她几乎喘不上起来,只想尖叫着用手扯断它,但即使她恐惧得浑身颤抖,也终于克服了这种冲动。

    最后她僵硬的笑着,和男人拍完了婚纱照。

    刚一拍完,她就急匆匆取下了项链,露出一个倦怠的笑容解释:“我想好好珍藏着。”

    结婚八周年纪念日。

    她独自面对着一桌已经冷了的饭菜,等待着“正在加班”的男人。

    等到男人一身酒气和香水味回到家中,她将男人扶到沙发上,表情麻木,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男人酒意未过,看着一桌的饭菜和早已不复当年青春动人的她,忽然笑了起来。男人伸手,摩挲着她的脖颈,说:“我爱你。”

    她神情微动,看着男人说:“我也爱你。”

    随即男人推开她,她一个趔趄跪在了地上,看见男人吃力的站起身,进屋取了一个盒子出来。

    男人在她面前打开盒子——是那条珍珠项链。

    她颤抖着,抬头看见男人狰狞地笑容,这么多年似乎已经克服的恐惧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那条项链绕过她的脖颈,男人在她身后,低头对她耳语:“纪念日快乐。”

    珠子一颗颗勒进皮肤里,她张大嘴巴,发出破鼓风机一样“呼哧呼哧”的声音,眼前一片模糊。

    啊,她要死了。

    死法却似乎在她意料之中。

    当警察破门而入时,男人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样已经没了呼吸,鲜血在他身下蔓延。

    她坐在沙发上,一袭火红的长裙,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不知哪来的魑魅魍魉。

    满地都是散落的珍珠。

    她顺理成章地被逮捕了。

    男人想要谋杀她。

    她是这么解释的,男人想要谋杀她,她不认命,扯断了珠子用酒瓶砸在了男人头上,她这是正当防卫。

    但她的脖子上没有勒痕。

    据调查所知,男人是那么的爱她,缺少杀她的动机。

    反而是她,结婚这几年,愈发的反复无常和神经质,左邻右舍几乎都避着她,不愿和她接触。

    女人被判了死刑。

    她在监狱里,才依稀记起来那天是她和男人的结婚纪念日。

    她忽然知道了真正凶手是谁。

    不是男人,也不是她。
 
    而是那串美丽的珍珠项链。

评论
热度 ( 7 )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