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有声

在键盘上撒把米,鸡都写得比我好。
自娱自乐型选手
cp瞎几把乱嗑

[楚路]脱轨3

*严重ooc
*唉这几天沉迷少女漫
*依旧 @CK雨生百谷 
*上文戳这

 

  今晚没有月亮。

  也许马上要下雨了吧,空气显得沉重而粘稠。

  路明非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觉得呼吸都有些艰难。

  “咕噜噜……”

  细微的响声传入耳中,路明非手摸上自己的肚子,轻轻揉了揉,悠长地叹了口气。

  他有些想念食堂的鸡腿了。

  虽然肚子响着,他也动了去觅食的念头,但身体仿佛还在睡眠,一动不能动,他一向懒散,就懒得挣扎。

  路明非不久前从噩梦中惊醒,现在心脏依旧跳得很快,觉得有些窒息。但一醒来,只记得梦的最后自己想对谁爆句粗口,其他的忘了个光。

  这时天边隐隐传来轰鸣的雷声,路明非的肚子紧随其后叫了一声,恰好遥相呼应。他勉强动了动手,将自己的肚子掐了一下,稍稍清醒了过来。

  “还是去吃吧……”

  在吃和睡之间抉择了许久,路明非到底是选择了前者。他猛的坐起来,克服了晕眩之后,看了眼已经指到十二点半的钟,使出全身力气爬到床边的轮椅上,大喘了几口气,然后步入了医院阴森的廊道。

  深夜中心校区几乎一片漆黑,还在正常运营的大约只剩下食堂和图书馆。

  楚子航无论何时都不会放松自己,像一个拧紧了发条的机器,总是在不停地运转。从尼伯龙根回来后,本就不合理的作息变得更加紊乱,到了如今早晚不歇连轴转的地步。

  直到整点的钟声敲响,楚子航才终于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前桌一直埋头写论文的学妹也抬起头,两人视线相撞,楚子航认出她是狮心会的成员,于是点头致意了一下,那边学妹傻兮兮的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了口:“会长你这么晚了还在学习啊。”

  楚子航摇摇头,把资料收拾好,说:“正准备走。”

  学妹一听也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急急地说:“正好我也要走了,会长不如我们一路吧。”

  “也行。”

  但楚子航说着就迈开腿朝大门口走,丝毫没有等学妹的意思。学妹只好连忙赶上,追在楚子航身后。

  外面正在下大雨,伴随着闪电雷鸣,显得颇为可怖。楚子航看着天愣了愣,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学妹却以为楚子航是没带伞,马上从包里取出伞来,仰视着楚子航的侧脸说:“会长你需要伞吗?”

  楚子航回过神来,指了指门边那把黑伞:“我带了伞。”

  学妹干笑一声,心中懊悔自己说早了,活活浪费了和楚子航同撑一把伞的机会。

  两人各自撑开自己的伞,沉默的走在通往宿舍的校道上。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学妹眼睛左右瞟了瞟,忍不住开始东拉西扯。

  “哎呀肚子有些饿了,我本来还想去食堂买点吃的,雨这么大就不好去了啊……”

  “食堂就在前面,冲过去就好了。”

  楚子航意外的居然接了她的话。学妹一听,本来失落的心忽然又怦怦直跳,手脚也不知哪里放。

  “啊啊说的也……卧槽前面是什么?!”

  话刚说一半,正想好好表现一下的学妹猛然喊了一声。楚子航转头看去,发现远处有个上面细长下面方正的东西正在路中央移动。

  学妹不小心爆粗,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只是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楚子航。她看见楚子航凝视着那个怪物,忽然神色一变,不等学妹开口询问,楚子航忽然收了伞朝着那怪物飞奔而去。

  “会长!”

  学妹神色一凝,立马掏出手机联系诺玛,一边掏出手枪准备上前,却见到楚子航跑到了那个怪物身边近乎慌乱地又打开雨伞,为那个怪物撑伞,一下愣在了原地。

  诺玛此时已经接通,不含感情的女声在学妹耳边响起。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学妹沉默了几秒,开口问到:“我刚刚以为学校被怪物入侵了……诺玛你能帮我解释一下前面发生了什么吗?”

  “正在调出周边监控。”,几秒钟之后,诺玛的声音再次响起,“前面是学生会主席路明非和狮心会会长楚子航,不必担心。”

  “哦……诶?!”

  学妹加入狮心会时学生会还是恺撒的天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时候两家关系这么好了。

  学妹呆呆地看着楚子航左手为路明非撑伞,又一边半蹲下身不知对路明非说着什么,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学生会主席和自家会长是过命的交情。

  风雨交加中,学妹莫名有种失恋的感觉,她抽了抽鼻子,终于选择不去打扰二人,默默地独自回了宿舍。

  于是整个校园,似乎就只剩下了道路中央的两人。

  路明非真不是想自虐,他只是想着去去就回,就没拿伞,结果鸡腿刚一打包好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食堂现在已经完全智能化管理,他也没法向一群机器人借伞,只能傻傻的等雨停。但等他鸡腿都吃完了雨还没有停,他两手空空手机也没带,无聊的发慌,这才打算冒着大雨回去。

  但那终究是太过凄凉的场景,在这空无一人的幽深的校道上,大颗大颗密集的雨点砸在路明非的皮肤上,他触景生情越想越悲凉,所有不好的事情一并都涌上了心头。

  所以当他抬起头看冒着雨跑过来的楚子航站在他面前,为他撑开一把伞时,他还挂着一张难看的哭丧脸。

  雨水从路明非的头发滑到他的眼睑,他的眼睛微微一颤,那雨珠又顺着脸颊流淌下去。

  楚子航俯视着路明非,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你在做什么?”

  路明非有些窘迫,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实在有些可笑,恨不得找个地缝般把头低了下去。

  “你不知道你的腿伤有多严重吗?”楚子航的声音依旧沉稳冷静,握着伞的手却有些不稳,“你到底想干嘛?”

  路明非感受到了楚子航的怒气,连忙道歉:“我只是吃夜宵忘了带伞,真的不是想麻烦你们。”

  路明非不敢抬头,他这回的行为连他自己都觉得很离谱。但楚子航蹲下身子,右手依旧撑着伞,左手控制住了路明非的脑袋。

  两人的脸近在咫尺,楚子航的美瞳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一双明亮的黄金瞳直直地望到路明非眼里。

  “需要我帮忙吗?”

  “啊?”

  “帮你去搅了恺撒的婚礼。”

  路明非怔了怔,不知为何心里的酸楚委屈都因为这句话一下冒了出来,眼睛也有些发红,他刚想说不用,就感觉楚子航按在他后脑勺的一个使力,他上半个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去。

  路明非的头埋在楚子航胸口,感受着他滚烫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身体微微颤抖。

  “师兄…”路明非开口喊了声,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带了些哭腔,连忙咽了口口水又接着说,“我真的没事。”

  “你赶紧出院,我们不去参加恺撒他们的婚礼,我带你回国玩。”楚子航的声音在路明非头顶响起。

  “但你要帮我申请休假。”对这个提议有些心动的路明非趁机要求。

  “好。”路明非感觉到楚子航胸腔有力的震动,听他沉默很久补上一句,“所以别不开心了。”

  路明非的手攥住楚子航的衣领,终于抬起头来,眼眶很红,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师兄你不要把我当小姑娘哄。”

  “我是在安慰你。”

  楚子航松开了制住路明非的手,扶他坐稳后站起身子,绕道路明非身后,俯身在他耳边说:“我送你回病房。”

  路明非感觉有些疲倦,轻轻点了点头,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

  但在睡梦中也觉得谁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那么柔和温暖,令人安心。

评论 ( 7 )
热度 ( 54 )

© 向阳有声 | Powered by LOFTER